孙家钵 官方网站

http://sunjiabo.zxart.cn/

  • 白描家钵

      写家钵,怕,太近,又活着。说一些肉麻话难受,只好把甜收起来,说些琐事吧!  家钵语录“够吃就得”,让我们彼此认同。那是许久前,我以为做雕塑的大凡都存着以公共艺术之名给城市做活儿的心,便以己之心去度家钵之腹,在餐桌上说些“王婆卖瓜” 的话,企图把他介绍给一位官员,意在去公共艺术一把。饭后他冲出门,拉着我说:“我不是大师,是小师”。我讲了意图,他却不领情,责备我,从嘴里冒出这句经典“够吃就得”。虽说不上他有多高尚,也要钱生计,儿子还去留学,可他从不勉强,刻意推销。骨子里那点牛劲,敲定是个真人...详细>>

  • 一个雕塑家的命运:孙家钵和他的艺术

     一、引子   中央美院圈子以外的人知道孙家钵,多数始于198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”半截子美展”。参加“半截子美展”的艺术家,都是20世纪40年代前后出生,文革开始前后毕业的美院毕业生。   “半截子”,是这拨人给自己的命名。与创造了社会主义中国新艺术的前辈先生们相比,这拨人,大学毕业正好遇上文革,刚刚来得及(有的甚至来不及)走上工作岗位,文革的大潮就席卷而来。等到1978年美术院校恢复招生,正常的艺术创作环境得以恢复,他们却青春年华已逝,面对人生中途。   “半截子”这个名字,甚至带有某种预...详细>>

  • 文心与意象:孙家钵其人其作

    作者:范迪安  写孙家钵的雕塑不如写孙家钵其人,或者至少要认识孙家钵其人,才能更好地理解他的雕塑。在中央美术学院的教授群中,他是最没有教授“派头”的一位,无论是课堂讲学还是集体活动,他总是以一种极为朴素的状态和平和的心态与同行和弟子相处,用心倾听别人的言谈,绝少发表高论性的话语,在微笑中接受一切,也透露出内在的涵养。同样,在当代雕塑家乃至艺术界中,他也是最不求闻达的一位,很长时间里,他总是站在许多热闹活动的边缘或外围,以一种淡然的态度面对艺术的潮起潮落。如果不是因他的老师滑田友先生的展览即将举...详细>>